深州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 澳门赌博娱乐_澳门赌官方网站 > 深州要闻 >

創新表達提升新聞影響力

发布日期:2019-04-06 13:57 来源:深州要闻 浏览次数:76 字体:[ ]

  新聞的傳播效果,一靠採寫,二靠編排。完成採寫的新聞稿件只是半成品,而送達讀者還須版面包裝。報紙版面可用多樣的編輯手段和可感的編輯語言,充分整合、精心提煉、加強互動,凸顯或放大新聞價值,甚至有效延伸、提升其新聞附加值。

  今年教師節的前一天,一張合影刷爆了朋友圈。照片中,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率省有關領導與教師代表親切合影。驚艷的是,第一排位置讓給了教師代表,領導全都站到了后排。

  南京兩家報紙對這條新聞的處理也“亮”了。現代快報門面版用通版頭條標題加通版圖片做了導讀。標題是《省委書記站后排,請老師站C位(主題)婁勤儉等省領導和教師代表的合影刷屏了,網友紛紛點贊(副題)》。后文則以自採的半個版篇幅的文字加圖片,對省委書記邀請全省優秀教師代表來省委座談作了詳細報道。而揚子晚報除在A2版全文刊登了這篇通稿外,更是打破頭版純導讀模式,以通版大圖加超大號標題《老師,您請前排》,並配上說明這張合影照片誕生背景的花絮性文字,撥亮了這條新聞的亮點。

  作為新聞人,大家都知道,新聞的傳播效果,一靠採寫,二靠編排。採寫的新聞稿件只是半成品,而送達讀者還須版面包裝。報紙版面可用多樣的編輯手段和可感的編輯語言,充分整合、精心提煉、加強互動,讓一條新聞凸顯或放大其新聞價值,甚至有效延伸、提升其新聞附加值。

  上面提到的兩家報紙正是通過積極、主動地進行版面強化處理,有效傳遞了省委“讓教師更受尊重,讓教育更優發展”的信息。

  作為編輯,尤其是版面編輯,要靈活運用並不斷創新各種編輯手段來精造版面,呈現可讀、耐讀、悅讀的新聞,增強、提升新聞的傳播力、影響力。

  “內容為王”,這曾是紙媒追求的目標和驕傲,在當下則更是紙媒人的信心所在。曾經,在紙媒群雄逐鹿的硝煙歲月,焦點新聞成為晚報都市報競爭的利器,也是厚報時代最強有力的版面支撐。那時在焦點新聞的包裝上,可以說窮盡了版面編輯的一切手段和技巧。一個完備的焦點新聞,版面上往往是主稿、副稿、落地、鏈接(延伸)、圖片(圖表)、快評(熱議)等錯落分布。此外,為適應讀者快讀之需,編輯還要對傳統的新聞導語進行改造,特別拎出新聞內核、要點或亮點,編成題前(文首)提示語,甚至打散稿件結構,提煉出關鍵詞作為段落引領,以便讀者輕鬆閱讀。應該說,報業競爭逼出了版面創新,也逼出了新聞表達新語匯、新經典。雖然,紙媒如今經營慘淡,版面縮減,但精造版面,做強新聞,彰顯“內容為王”,這些經驗仍值得我們借鑒。

  今年教師節,馬雲發布公開信,宣布一年后離任阿裡巴巴董事局主席。這自然是一條重磅新聞。一覽晚報都市報的報道,錢江晚報的版面給人印象深刻。

  錢江晚報用一個整版加半版的篇幅,將兩個版位相連。前一版以《阿裡從來不隻屬於馬雲,馬雲永遠屬於阿裡》的粗黑通版主標題作為統領,題下張勇與馬雲兩張頭像分列左右,中間放一段百余字交代事件要素的引語。全文分《馬雲真的要退休了嗎 他還有很多“兼職”》《為什麼是張勇 他主導了阿裡深層次變革》《馬雲從容交接的底氣 超越伯樂是人才制度真經》三組小標題分別解釋了公眾最為關注的3個焦點問題。后半版以《從此,馬雲要去實現他的第二個夢想了》的通版粗黑主標題作為統領,題下則有一欄頗為煽情的引語將讀者的目光再次引到馬雲身上。文章以“狂俠馬雲” “少年馬雲”和“教師馬雲”分別交代了馬雲的個性、風格和夢想。

  熱點新聞的聚焦有時需要多種體裁聯動或呼應,以強化或放大新聞效應。比如言論的配合。許多報紙的時事新聞和言論分列不同板塊。要聚焦同一事件,當然最好還是整合到同一塊版面或相鄰版面上。比如評書大師單田芳病逝,一家晚報在娛樂版刊出一條邊欄消息,在時評版上刊出一則關於他的評書藝術的評論,顯然沒有加以整合。而北京晚報的報道用了一個整版,版面上既有單田芳生平事跡的主體通訊稿,也有記述單田芳曾到北京晚報值守“名人熱線”的落地花絮,還有一篇《通俗而生動是單田芳的藝術特點》的特約快評。顯然,這樣的整合,效果明顯不同。

  還有一種整合,是圍繞熱點事件,運用集束評論,集中火力,以增強新聞的震撼力和穿透力。比如,2008年1月,華商晨報披露,由國家標准委和國家質監總局聯合發布的《小麥粉饅頭國家標准》規定,饅頭形狀應該是圓形或橢圓形的。國家糧食局標准質量中心標准處立即回應稱,“很滑稽,新標准絕對沒有這個要求”。網友戲稱,這是“一個饅頭引發的冤案”。第二天,揚子晚報的時評版,以整版篇幅聚焦這一事件。編輯精心選編再造,以《一隻饅頭引發的不僅僅是“冤案”》為總標題,下分《一個錯誤:怪就怪你“標准”不公開》《兩重擔心:饅頭標准疑似企業利益標准》《饅頭辦會不會借尸還魂》《一種辯護:其實饅頭標准是有內涵的》三個層面4篇稿件展開“集群式評論”。評得獨到精當,讀來酣暢淋漓。誠如該報時任總編輯劉守華在評報時所言:“這種集群式評論,每次由一個大主題化解成幾個小主題,幾篇組合在一起,整體推出,火力交叉但目標集中,以此發出自己的‘聲音’,充分引導讀者向正確的方向認知和感悟,讓這類新聞顯示出更大的啟迪意義和作用。”

  其實,非焦點類的一些細碎的社會新聞,也有整合的必要,版面上也有整合的空間。比如,揚子晚報《社會新聞》版曾登出這樣3條新聞:頭條是一家保健品店的員工太迷糊,誤將6000元一盒的虫草當成800元一盒給賣掉了。老板一氣之下扣了他1000元﹔二條是一家金店也犯迷糊,錯將放有價值40萬元线生肖”的保險櫃,當做廢鐵賣給了收破爛的﹔第三條更好玩,一名男子凌晨拿著70多張銀行卡在ATM機上“狂刷”。警察接到報警后趕來一看,原來他是單位會計,正給單位員工的工資卡刷驗密碼呢!這三條新聞若單用或分散在各個新聞版作為填充版面用,就形成不了一種輕鬆、愉悅的氣氛,也就體現不出編輯的用心了。

  版面的編輯手段、技巧是無窮的。有時還要善於運用無聲的版面語言,傳遞新聞信息,引導價值取向。2010年春節期間,揚子晚報的門面導讀突然“變臉”,下方的通欄廣告位連著3天分別刊出《女環衛工掃雪一天浸濕3雙襪子感動網友》《通宵繡出“百壽圖”孝敬83歲公公》和《八旬老翁“暈堂子” 擦背工跳池救人》。這3條新聞,線索均來自網絡,都是該報記者獨家採寫的。3條新聞破格連發,形成了跨越時間空間的另一種形式的整合。這一整合,除了在春節期間增添濃濃的溫情氛圍,更向社會表明這樣一種態度:網上的正能量信息,我們紙媒同樣會關注,同樣會倡導。

  標題是版面的眼睛。標題做不好,版面無魂,無精打採,新聞自然也難引起閱讀興趣。相反,標題做得出彩,不僅能抓人眼球,而且通過精准提煉新聞內涵,還可以增強新聞感染力,提升新聞價值。

  評書藝術家單田芳病逝,一些媒體上的標題令人過目不忘。如《單田芳西去 再無“下回分解”(主題) 徒弟和曲藝界同行追憶:“凡有井水處 皆聽單田芳”(副題)》。這一標題,頌揚中飽含嘆惋,以情動人,富有感染力。再如,高考前,報紙都會安排一條通過專家之口安慰考生不要緊張的稿件見報。有一次,南京晨報的標題是《孩子別緊張,高考就是換個地方做作業》,輕鬆、幽默,頗能解壓。

  做標題提煉新聞內涵時往往會碰到傾向性的問題。比如有一條新聞,兒子好長時間沒肉吃,媽媽便去偷,結果被抓住,后來又被放了。這個新聞做標題就牽涉到對媽媽偷竊行為的態度上,一味同情或一味譴責都有失偏頗。那麼如何做呢?有一家報紙做的是《母親為兒偷肉被抓羞愧撞牆》,抓住“羞愧撞牆”這個細節,客觀中帶有傾向性,就是個富有內涵的好標題了。

  做標題拎要點,拎新聞內核時,往往並沒有現成的關鍵詞可供直接取用。那麼,這時候就需要概括功夫了。2012年7月4日,揚子晚報一個整版報道了身高1.86米、年僅28歲的南通籍“富二代”周江疆在煙台火海救人不幸犧牲的新聞。這篇報道影響較大,廣受媒體關注,其中一個因素就是對人物特征的精准概括,也就是通過解讀英雄的行為,對“高富帥”這一時尚名詞給予了最新定義。這篇報道的主標題是《南通“高富帥”周江疆火海救人》,文中精心制作了三個小標題,分別是“高在人品”“富在心靈”“帥在行為”。翌日,人民日報借用了揚子晚報的標題刊出通訊《高在人品,富在心靈,帥在行為——周江疆,生命詮釋“高富帥”》。之后,央視的《焦點訪談》,新華社的相關報道,都用到了揚子晚報對周江疆“高富帥”的這個定義。

  類似的新聞還有一條,原標題是《開干洗店的內弟一家不幸罹難 姐夫含淚喊百位顧客退卡拿錢》,講述的是深明大義的店老板姐夫趙先生,幫助店老板完成他“最后”的誠信的故事。標題中用“姐夫”,沒特點,沒內涵,叫不響。后來揚子晚報的值班總編磨出了“信義姐夫”這一美名,將標題改為《“信義姐夫”感動揚州市民(主題)開干洗店的內弟一家不幸罹難后,他含淚通知數百名顧客來退卡拿錢(副題)》。這樣一改,人物形象由平面變立體,傳播力大增。

  鑒於時政要聞報道的權威性,也限於有關的宣傳紀律,一般的機關報對領導活動、講話類報道大都原文照登,不改標題。但從傳播對象和傳播效果著眼,晚報都市報對這類報道的標題,還是有改動的必要和空間的。比如,2013年1月江蘇省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召開的通稿,原標題是《攜手同心開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江蘇實踐的新境界(主題)羅志軍在省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上發表講話,張連珍作常委會工作報告(副題)》。揚子晚報的編輯在通稿以外的羅志軍講話全文中,發現有“上下同欲者勝,風雨同舟者興”這樣一句,就把這句話做成了主標題,同時把這句話加到通稿中,將通稿上的主標題加到副題上,變成兩行副題,並在頭版頭條套紅導讀。第二天羅書記專門表揚了揚子晚報做的這個標題,認為它更有政協的特點,更生動,更能給讀者留下印象。

  如同教育教學要改灌輸式為啟發式一樣,新聞傳播也要改變傳統的單向傳播為加強服務、積極互動。隻有這樣,新聞效應才能得以發揮,新聞信息的生命力、影響力才能得到延續和伸展。

  這裡所說的互動,包含了兩層意思,一是琢磨讀者需求,主動而為,貼心服務。二是關注讀者,與讀者即時交流,並在版面上吸納讀者聲音,同時通過新媒體聯動,為新聞加溫,延展乃至擴大新聞影響力。

  每年的高考,家長、考生都像在打一場戰役。媒體亦如此。媒體暗暗較勁的無非是信息披露的快、全、准,服務考生細、精、絕。無論記者還是編輯都必須圍著考生行動、盯著考生謀劃。高考分數公布了,各家報紙必然要在顯要版面刊登“今天晚上可以查高考分數了”。但更有心機的一家報紙在副題裡加上“本報今晚起開通報喜熱線”一句。顯然,他們非常巧妙地表達了要和家長互動的意願,但同時也是為“找狀元”埋下伏筆。之后,本二批次模擬投檔線出來了,上午出版的各家報紙都會刊登“本二模擬投檔線揭曉”。而正式投檔線應在下午公布。於是一家報紙又在副題裡加上“今晚6點之前本報網站將公布本二高校正式投檔線”。瞧,報網互動,主動交流,先人一著,就勝出了。

  2012年4月,公安部出台14條便民措施。這是百姓都關心的新聞。南京四家都市類報紙自然都在重點版刊出。可是,第二天,三家報紙一看現代快報的版面,都傻眼了。快報圍繞這“14條”著實花了心思。他們把這14條措施在南京的落實情況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南京還沒有落實的,有3條﹔第二類是南京已部分落實的,有2條﹔第三類是南京已經全面落實的,9條。后面跟著一條稿子,是說暫未落實和部分落實的措施什麼時候能夠落實好。這樣的處理,編採聯動,實實在在地落地服務,足見他們是摸透了讀者需求的,是貼心到位的主動互動。

  10月30日,武俠小說宗師金庸逝世。金庸及其武俠小說影響了好幾代中國人。在金庸逝世專題報道的版面上,揚子晚報特別辟出一欄,報網聯動,向讀者發出邀請:“你是因為哪一本書、哪一部影視作品粉上金庸的?或者是因為他書裡的哪一段描寫、哪一句歌詞?歡迎分享你和金庸的故事以及你讀金庸的感悟吧!”版面上金庸的照片下方還附了一個二維碼。版面所未能容納的更多關於金庸的信息、資料,可以掃碼一閱。應當說,這樣的互動並不復雜。但是,有此看似簡單隨意之舉,讀者的感受就不一樣﹔在鋪天蓋地的信息包圍中多此一舉,讀者可以透透氣,可以在媒體上分享一下自己與金庸的緣分、情感,新聞的張力、影響力自然也會不一樣。

  作為報人,要有“日拱一卒,功不唐捐”的工匠精神。隻要每天前進一點點、進步一點點,我們所付出的努力和工夫就不會白費,就會有回報。尤其是在當前全新的媒體競爭格局中,更需要借由這種工匠精神精造產品、精造媒體。這種工匠精神的核心,就是對細節的極致追求。這無論是對紙媒的過去、現在和將來,無論是對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都是真知、至理、諍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